作者推荐:安德烈·纪德|日落前扔掉书本到街上去

作者推荐:安德烈·纪德|日落前扔掉书本到街上去

ybapp 2020年4月24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fhmtc.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1869年11月22日-1951年2月19日),法国作家。纪德一生著有小说、剧本、论文、散文、日记、书信多种,主要作品有小说《背德者》、《窄门》、《田园交响曲》、《伪币制造者》等,戏剧《康多尔王》、《扫罗》、《俄狄浦斯》,散文诗集《人间食粮》,自传《如果种子不死》,游记《刚果之行》、《乍得归来》等。

从《伪币制造者》这本奇特的长篇小说认识纪德,被书中浓烈的个人情感,强烈集中的戏剧性冲突所打动。

而书中艺术性的纹心结构更是令人惊叹:一位名为爱德华的作家,正在写日记观察记录周遭的人事物,为自己未完成的小说收集素材,而他未完成的小说,正是叫《伪币制造者》。这样的纹心写法,在中国的《红楼梦》中也有类似情节出现:贾宝玉游太虚幻境所翻阅的金陵十二钗名册,实际上是《红楼梦》中几乎所有著名女性人物命运的缩影。

戏中之戏,画中之画。庄周不知道是自己做梦成为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纪德的思想居然跨越时空,与中国的庄子相遇了。

这本《人间食粮》更像是智者的箴言录、一部以“感受生命”为主题的散文诗。随便翻看几页都能将他通透的想法记满摘抄本。

这本书是纪德在旅行途中创作的,主张从书本返回到大地,反对观念,主张一切听从感性的呼唤。“仅仅读到海边的沙滩有多么柔软,对我来说是不够的。我想要光着脚亲自感受……一切没有直观感受的知识对我来说都没什么用处。”

每个人身上都充满了奇异的可能性。如果不是过去已经为现在划定了轨迹,那么当下完全可能通往无数种未来。但是,可惜啊,唯一的过去只能通向唯一的未来——未来向一束光线投射在我们面前,就像在时空中架起了一座看不到尽头的桥梁。我们的生活就像玻璃杯里的冰水,高烧的病人焦渴难耐,将凝结着水珠的玻璃杯捧在手中,他将冰水一饮而尽,明知道应该等一等再慢慢喝下,但就是无法将玻璃杯从唇边移开。这水越是清凉,身体就越发滚烫。总有些古怪的病症,让人偏偏想得到自己没有的东西。你之所以疲乏头痛,纯粹是因为拥有的东西太过繁杂。你甚至都不知道在这一切当中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你也并不理解唯一的财富其实就是生命。永远别指望回头能品尝到昨日的甘露。人之所以不幸,是因为他们总在四处打量,而且认为所见之物就属于自己。一件东西的重要性并不取决于我们,而是取决于自己。希望你的眼睛就是你所看见的事物。所有事物都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谁也无法跳出天地之外。物理法则无所不在。列车飞驰,驶进夜色,又披着一身露水驶出清晨。我们生命中的每个瞬间都是不可替代的,希望你能明白,人有的时候就应该专注于眼下的瞬间。每一颗星辰都相互依存,在引力的作用下彼此联结,每一颗星星都依附于其他星星,也依附于所有的星星。每颗星辰都有既定的轨迹,每一颗都能找到自己的轨道。如果某一颗星星改变自己的路线,势必会牵连其他星星脱离自己的轨道,所有的星星都会相互影响。——《人间食粮》

书中充斥着一系列毫无逻辑和因果关系的个人经验。它是一个灵魂面对许多事物–风景,花园、沙漠–的记事。这个灵魂是统一、完整而持续的,但在它的旅程里,它把自己投入种种事物和情感状态的变动中以求取教诲。

这本书却在当时被严重被低估:出版时,矫揉造作之风在文坛大行其道,而纪德抱着,要让文学更接地气,赤脚站在地面上感受泥土气息的想法,发行了这本与当时文学品味格格不入的书。因而导致书的销量彻底的失败:十年中只卖出了五百本。

这本《田园交响曲》被公认为安德烈纪德最成功的作品,作者也是凭其获得了194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尤其书中的后两部分《田园交响曲》和《忒修斯》,更加鲜明地体现了宗教矛盾和古希腊神话对纪德文学创作的影响。

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牧师救助、收留、保护并启蒙了盲女吉特吕德,然而在此过程中牧师的内心深处却逐渐对盲女产生爱欲情怀。出于本能的掩饰,牧师开始借助《圣经》中有利自己的盲目解释以期获得心理安慰,甚至阻挠和破坏盲女和自己儿子雅克的爱情。

尽管人们常说他的早期作品被渲染上了象征主义色彩,但在我看来,他终其一生的创作路程都携带着象征符号。

“别的动物怎么不歌唱呢?”她又问道。她的问题有时出乎我的意料,一时难以回答,因为,她迫使我思考原先我不感到奇怪就接受的事理。于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越是贴近大地的动物越沉重,也越悲伤。我设法让她明白这一点,并向她提起松鼠及其嬉戏。这又引起她发问:鸟儿是不是唯一会飞的动物。“蝴蝶也会飞。”我回答。“蝴蝶唱歌吗?”“它们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快乐,”我又说道。“快乐用鲜艳的颜色写在彩翼上……”接着,我就向她描述蝴蝶斑斓的色彩。 ——《田园交响曲》

牧师想尽一切办法让盲女理解颜色的概念,但他发现,让一个盲人理解色彩,难比登天。原来对于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正常人来讲,幸福这么随便,这么简单,唾手可得,却往往不那么珍惜。

《刚果之行》包含多篇游记,记述作者在刚果、土耳其、布列塔尼、阿尔及利亚游览时的所见所闻,文笔精妙,读后令人回味无穷。

其中,《刚果之行》写于1928年,描写了美丽迷人的非洲风光:浩瀚的大河,浓密的林莽,鲜艳的花卉,以及各种令人惊异的自然奇观。那里殖民者的暴行也令他触目惊心,黑人的悲惨遭遇记录在他的笔下。对于作家本人,刚果之行促成了一个巨大的转折,引起了他的思考,使他走向新的路程。

长篇小说,讲述的故事发生在1891年。伪装成神父、哲学家的意大利骗子普洛托斯轻易地使圣普里伯爵夫人相信:罗马天主教皇被人绑架,关在梵蒂冈地窖里已达三年之久。而坐在教皇位置上的,是一位几个共济会会友推举的、长相貌似教皇的冒牌家伙。受了他的欺骗,在拯救教皇的名义下,伯爵夫人开出了支票,主人公拉夫卡迪奥被称为举世闻名的无动机行为英雄的代名词。

这本书是作者纪德关于童年和青年的珍贵回忆,充分展示了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大师的性格特质和成长印记。

他敏感内向、拘谨压抑;行为举止不同凡响、出人意料;身体赢弱,有着十分周折的学习过程;拥有一颗自由不羁的心灵,充满激情,品尝人间的真爱与欲望;对同性恋情,有着异常的宽容。《如果种子不死》是一本坦率得令人震惊的著作,对了解纪德拒绝任何教条的一生,弗朗西斯出售豪宅理解其变化多端、充满矛盾的作品,非常重要。

纪德的中文译者盛澄华写道:纪德今日已被公认为法国乃至全欧洲最伟大的作家。他代表了以文艺复兴为传统的西欧文化演进中最后而也是最光荣的一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