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相关》神大柿子 ^第1章^ 最新更新:2010-09-24 10:01: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APH相关》神大柿子 ^第1章^ 最新更新:2010-09-24 10:01: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ybapp 2020年12月27日

弗朗西斯整理好身上深色的西装,抚平衣角边上的每一处小皱褶,仔细的系好领带。他看着镜子,对面的那个和他拥有一样容貌的男人一脸苦闷。弗朗西斯妄图扯动面部神经来改变自己的表情,而控制神经的中枢像是与一切断了连接,无论怎么试着牵动,镜中人依旧不改愁容。他伸手抚摩脸上的胡茬,指尖立即传来微妙的刺痛感,仿佛刺激了近乎老死的神经,细小的痛楚在血管中渐渐膨胀,直达心脏。

——原来痛苦可以在体内生长,一旦燃着导火线,便不断蔓延,随着呼吸而直击肺腑。

那里。城镇边缘的郊外远处是稀疏的树林。绿草正肆意的生长直至遍布各地而空隙里有不易发现的野花。不算宽阔但能行走车马的乡间小路。还有距离路边不过十几米的大柏树。

说是逃难很不光彩,说是被追杀没有面子。战争中的这一举动,或许可以被成为暂时退兵。于是当被他拿剑指着的她问起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控制着不稳定的呼吸回答是暂时退兵到了这里。而他举剑时颤抖的手和紧缩的眉头,以及宝剑上闪耀的宝石所代表的身份象征都被她看在眼里,不言而喻。于是少女平静地说,或许我能帮你,殿下。

少女逆光的脸让弗朗西斯看不分明,只看见少女及腰的金发在阳光下泛出美丽的光芒。他放下手中的剑,慢慢收回剑鞘,然后在少女的扶助下渐渐站了起来。他听见她说,您可以叫我贞德。

听了弗朗西斯说起的战场上的失利战况,贞德在他康复后便立即提出要和他一起战斗。她想要保护法兰西的每一寸土地和土地上生活的人民。贞德的眼中泛着希望的光,如绿宝石的光泽一般让人无法抗拒。弗朗西斯出售豪宅弗朗西斯看着贞德已经剪到肩上的短发和与贞德的身体不大相称的沉剑,即便有着无数的不忍和怜惜——他还是答应了她。

或许那才是爱情的开始。白云静静流动的天空一如初洗,稀疏的树林有鸟儿停留的记忆,花草木大口呼吸空气吐露芬芳,少女轻阖上眼微颤的睫毛,以及他眼中难加掩饰的悲和喜。

不打仗的时光,他记得,贞德每次试图劝说他去将胡子理掉时,自己大声的回应她这是艺术。但如果她一再坚持要带自己去理发店的话他也不会拒绝。她笑着说这样隔壁的亚瑟先生会笑话您的。尽管他十分反对她经常把亚瑟挂在嘴上。

他记得。教贞德认字时她无比认真的表情。有时就这样看多了一秒都会被她说“弗朗西斯殿下,请认真些。”

而在战场上驰骋的她又与之前的那位少女恍若两人。沉重的宝剑对于她来说一点都不像负担,而是保卫一切的锐器。她用尽一切夺得每一寸土地上的和平,她用尽一切保护着每一寸用鲜血浇灌的土地。

他记得。少女将短发轻梳拢在耳后,脱下了铠甲武器的她在阳光下扑蝴蝶的她与普通少女无异。抓住蝴蝶又放走的她转过头来对他微笑。仿佛在初次遇见贞德时的城镇,她轻声呼唤的那声“弗朗西斯殿下”还在耳畔。

而他最想忘记却又记忆最深刻的那一幕,每当回想。便扯动身上的每一处痛觉神经。

大火中少女仍然微笑的面容直击心底。他没来得及找到她,他没有好好保护她。他只能见她最后一面,却连一句道别都不可能。可他分明看见了,火光烧灼中少女带着微笑却又止不住的泪水。卢昂城的火光渐消,蓝天依旧一镜如洗,时空流转,仿佛又回到了她发誓效忠他的那天——少女轻阖的眼和她口中的誓言。

未开放的野花宛如依旧静候暖春,青草零落了清晨遗留的芳露,树木的最后一片绿叶也不留情的飘落在荒凉的大地,太阳仿佛隐匿了光芒,苍穹逝去,只剩无神眷顾的国度,灵魂也仿佛被封闭。

弗朗西斯注视着镜中的自己。黑眼圈笼罩着黯然失色的眼睛,及肩的头发很久没打理。他伸手触摸冰冷的镜面,反馈回来的冰冷让自己不禁颤抖。闭上双眼,只剩纯白的世界。他仿佛还能听到贞德的声音。

他睁开眼,眼前还是那个如同行尸走肉的自己。弗朗西斯想,他是真的失去贞德了。

贞德。你曾用性命保护的这个国家还记得你。鲜血灌溉的土地和埋着兵器的地方都开满了你喜欢的鸢尾花,塞纳河两岸如画的风景一如往昔。但是失去了你,红酒再美不过是深红的液体,花开得再好不过是终会凋谢的生命,风景再美只能勾起往日的回忆。

贞德。如果能回到与你相遇的那天,如果能再听你叫一次我的名字,如果能再与你一同赏花,如果能再听一次你的劝解,如果能再与你一起战斗……

令人压抑拘束的西服穿在身上,像是要去特意为你的生命所举办的欢送礼。而我永远的失去了你。弹奏的小夜曲也像是在为你鸣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fhmtc.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