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一生4任夫人辜负了三位爱上红色女特工晚年艰难相守

《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田汉,被誉为“国歌之父”,他才华横溢声名显赫,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剧作家和诗人。艺术家都是极具个性的,他一生率性直爽、心无芥蒂,对革命事业充满了追求,也对美好生活充满了向往。

他一生勇于追求爱情,先后有过四任妻子,有青梅竹马的恋人,有毫无感情的婚姻,也有志同道合的挚爱……而这一次又一次的婚姻,留给那些痴心女子的,除了刻骨铭心的爱情,还有痛彻心扉的被辜负。

1916年,田汉去日本留学,自此三年没有回国,他在日本最为思念的就是他这个自小爱恋着的表妹。1919年,田汉回国后第一件事便是去看表妹——易漱瑜。

听到这个消息,田汉和表妹易漱瑜决定私奔,他俩一起去到了上海,想请他的舅舅也就是易漱瑜的父亲做主,允许两人结婚。

易漱瑜的父亲看到田汉对女儿的真心和一往情深,便资助两人去了日本。到了日本后,田汉继续着自己的学业,易漱瑜则进了东京女高师读书。在课余时间,田汉时常会去易漱瑜的宿舍教她学习英文,时间久了,两人达到了心灵上的契合。

1920年,田汉和易漱瑜在日本正式成婚了,他们相爱至深,日子也过得很幸福。

但这个时期,也正是田汉剧本创作的丰收时期,他忙于事业,忙于创作,忙于读书,因此也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妻子,这不免引起了妻子的埋怨和不满。

面对妻子的抱怨,田汉总是主动认错,缓解夫妻间的摩擦,使妻子逐渐理解并支持他的工作。

1922年,田汉和易漱瑜回到国内,夫妻两人一起创办了《南国》半月刊,夫妻俩共谋事业,携手并进,为当时的文坛带来了新气息。

之后的日子里,田汉的名声越来越大,他也开始在创作中大显身手。可就在此时,易漱瑜却因产后虚弱、积劳成疾而生了重病,不久之后便撒手人寰了。

那一段时间,田汉每每想起往事,忆起两人从童年的青梅竹马到青年的冲破桎梏,再到后来两人携手并进、相濡以沫,他都会眼含泪水,用诗文来寄托对妻子的思念。

他的这种状态整整持续了一年,一年后,田汉才重新振作起来,继续他的剧本创作。

易漱瑜去世前,曾极力撮合田汉与自己的闺蜜黄大琳,请黄大琳在自己离去后,代替自己照顾田汉。

虽然当时田汉与黄大琳两人互相不了解,但是为了完成易漱瑜的嘱托,两个人还是试着相处了一段日子。经过两年时间的相处,两人逐渐熟悉了,不仅相处得挺好,感情也比较融洽。

好景不长,结婚和恋爱是两回事,田汉与黄大琳的婚后日子过得并不舒坦,他们之间暴露越来越多的矛盾。

黄大琳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她看重的是安逸的、舒适的家庭,因此她不能理解田汉对事业的追求,也不能像易漱瑜那样支持他的事业。渐渐地,田汉发现两人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包括性情、知识、眼界以及对生活的追求都大相径庭。

田汉与黄大琳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两年便破裂了,婚姻的失败给田汉留下了巨大的痛苦。那一段时期,田汉创作的剧本中也是充满着悲剧,他在剧本中寄托着自己对亡妻的怀念和牵挂,以及对这次失败的婚姻的无奈。

而在还没有与黄大琳离异的时候,田汉就已经认识了另一个女子,并与之确定了恋爱关系。

田汉与林维中相识是在易漱瑜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林维中因对父母包办婚姻不满,便离家出走,只身一人去了南洋。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南国诗刊》上读到了田汉写给亡妻的诗文,被田汉的深情意切所感动。读着那些诗文,林维中时常暗自神伤,仿佛能切身感受到田汉内心的悲伤与痛苦,她被田汉的才华深深折服了。

于是,她便提笔给田汉写了第一封信。在信中,林维中大胆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并说自己愿意照顾田汉的母亲和孩子。

收到这封信的田汉非常动容,他很快便给林维中回了一封信,信中还附上了自己的照片。之后,林维中也将自己的照片寄给了田汉。

虽然此时田汉心里已经有了林维中,但是为了遵循亡妻的遗愿,还是和黄大琳结了婚。两人婚后第二年,林维中趁着假期从南洋乘船来到上海,想见一见田汉,于是,信件往来多时的两人在上海的码头第一次见了面。

林维中看到田汉一副文人儒雅的模样,心生欢喜;而此时的林维中也正是青春貌美、面如桃花。两人仅仅对视了一下,便心生爱意,加上3年书信往来的基础,他们很快陷入了热恋而不能自拔。

此时的田汉还未与黄大琳离异,但在黄大琳和林维中之间,他心中的天平逐渐偏向了林维中,于是在田汉与黄大琳离婚仅一年后,他便与林维中再一次踏入了婚姻。

那时,田汉已经加入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并且在上海多次发动了左翼电影运动及一系列革命活动,他的名字早已上了政府的黑名单。

林维中和他们只有四岁的女儿也一同被捕,所幸经过审查,两人很快就被释放了。但是,田汉却被转移到了南京的监狱,被重点看管。

得知这个消息的林维中心急如焚,整日夜不能寐,她四处联络朋友和关系,准备营救田汉。

那段时间可以说是田汉最难熬的日子,幸好有林维中一得空,便带着女儿到南京的监狱里看望他,给他带来了一些慰藉。在监狱的时候,田汉还为妻子林维中写下了一首诗,来表示对妻子的感谢与思念。

经过此次事件,林维中开始对田汉的事业产生了不理解,她虽然羡慕田汉的才情并崇拜他的志向,但却不理解田汉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革命事业,也无法给田汉提供事业上的帮助。

而田汉,也逐渐难以接受林维中的人生目标和生活追求。彼时,他们都认为对方不是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

面对不和谐的生活,田汉再一次对自己的婚姻产生了动摇。很快,他的第三次婚姻重蹈了第二次婚姻的悲剧。

其实,让田汉对这段婚姻产生动摇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与林维中结婚前认识的一位女子——安娥。

安娥是一位人,是《渔光曲》的词曲作者,也是一名科特女特工。1929年,安娥接受党的委派来到上海从事地下工作,任务是争取田汉。很快,安娥和田汉在一次组织工作中相识了。

在一次次的革命工作中,田汉被安娥的革命理想与才情深深吸引了,而安娥也认为她与田汉志趣相投,两人很快便产生了感情并同居。

但此时,远在南洋的林维中并不知晓此事,她来到了上海看望田汉。看着林维中不远万里来到上海,田汉在感情中又一次表现出了优柔寡断,他还是决定同林维中结婚,哪怕自己更喜欢安娥。

当时的安娥已经身怀六甲,得知田汉与他人结婚的消息后,她主动默默退出并伤心远离。她没有用孩子要挟田汉,而是默默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并且为了不让田汉愧疚,她谎称孩子已经死亡。

安娥当时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她甚至在怀有身孕的时候,亲自为田汉和林维中筹备婚礼。这样一位烈性女子,早已在田汉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是了,田汉并没有忘了安娥。在狱中的那段日子里,他时不时就能听到窗外传来的《渔光曲》,这使他更加思念安娥。那时,两人已经有六年没有见面了。

在给林维中写诗的时候,他还写了一首思念安娥的诗:“欲待相忘怎忘得,声声新曲唱渔光。”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上海很快也被日军占领,田汉在去往南京的路上再一次遇到了安娥,这让他再也难以抑制对安娥的感情,很快,两人便再一次坠入了爱河。

在两人又一次同居的日子里,他们携手走在革命的路上,将自己的热情奉献给了革命,他们成为了真正的灵魂伴侣。

知道这件事的林维中内心充满了愤怒,尤其是看到安娥还带了一个儿子后,更是难以接受,她多次与田汉在大街上争吵,还到安娥住的地方骚扰母子俩。

为了远离这场纷争,安娥去了抗日根据地做了战地记者。田汉随即向林维中提出了离婚,但是林维中坚决不同意,绝望之下,田汉以高昂的赡养费结束了这一段早已难以修复的夫妻关系。

林维中感到了被背叛的痛苦,爱之深恨之切,她到处散发小报,谴责田汉和安娥。她甚至还去到田汉的住处,将他的文稿、桌子、藏书尽数毁坏,使田汉受尽了折磨,也使田汉名誉扫地。

当年在于田汉分开之后,安娥依然奋斗在革命事业的第一线,她追随部队去到抗战第一线,在艰苦的条件下做报道,她还独自一人把两人的孩子抚养长大。

然而,安娥与田汉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反而变得更加刻骨铭心,以至于两人一见面就义无反顾地相爱了。

抗战胜利后,田汉依然要回到上海,上海还有他的妻女,为了不让田汉为难,安娥又一次选择了退出。但这一次,田汉没有轻易放手,他一生的几次婚姻都没有遵从自己的意愿,这一次他毅然决定与林维中离婚,遵从自己的内心,与自己真正的挚爱长相厮守。

田汉与安娥经历了战争、纷乱、婚变等各种苦难,经过了风风雨雨的20年,终于在1948年两人组建了一个革命家庭,终于能够厮守在一起。

两人不仅有共同的革命理想,还有共同的艺术理想,他们志趣相投无话不谈。安娥帮助田汉整理、改编剧本,田汉帮助安娥润饰文字,两个人还共同创作剧本。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们越能感受到对方真挚的感情。

新中国成立之后,从1949到1954年,田汉与安娥总是各自在外忙着自己的事业,两人过着独立的生活,甚至没有一个共同的住所。到了1954年,两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但还是聚少离多,他们为了革命和理想,把物质和权势全部抛之脑后。

在日子渐渐好起来的时候,安娥因突发脑血栓中风而失语,从此半身不遂。对待生病中的安娥,田汉不离不弃,给予了安娥细致的呵护。他鼓励妻子不要放弃,还为她找来了最好的医生为他精心治疗。

在那一段时间,田汉每天陪在安娥身边,为她读书、读报、讲国际形势,就是为了不让安娥与社会脱轨。后来安娥到外地接受治疗的时候,田汉在那时也患了重病,但依然坚持同安娥写信、寄东西。

田汉写给安娥的每一封信都充满了贴心的问候,他总是用“亲爱的沅”来称呼安娥。安娥即使当时病重失去了写作能力,也还是会坚持给田汉写信。两人相濡以沫,互相陪伴。

田汉知道妻子一直以来的梦想,也知道她对于艺术的热爱,所以,那一段时间,无论是到外地出差还是被邀参与文艺活动,或者是观摩演出,他都会带着妻子。那一段时间,在田汉与各界艺术家的合影中,总是能看到安娥的身影。

田汉和安娥度过了20多年的晚年生活。1968年,北京的冬天寒冷刺骨,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田汉含冤而死。他去世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直至7年后,安娥才得知了田汉的死讯,她难忍悲痛,又一次病倒了。隔年8月,安娥也因病逝世。

1979年4月26日,田汉,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举办追悼会时,田汉的骨灰盒里放着他生前的一些物件,包括《义勇军进行曲》曲谱和他的传世名作《关汉卿》。其中的一副眼镜,勾起了林维中心中的一些往事,她抚摸着田汉的骨灰盒放声大哭。

感情是一件难以言说的事情,站在人生选择的路口,只有遵从自己的内心才能真正到达终点,犹豫不定只会让自己逐渐迷失,当你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或去向何方的时候,不妨珍惜当下,看看自己的内心,也许会得到最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