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如人生田汉传奇的一生道尽人间悲欢与沧桑

在时代背景下,他的人生大起大落。在动荡的年代,他依然活出属于自己的风采。他用文化艺术鼓舞万千人心,用戏剧词曲诠释爱国之情。

读完这本书,我对田先生有了深刻地了解,他是聪明勤奋的家族荣耀,他是有情有义的文艺前辈,他是有家国情怀的文化战士。

田汉出生在湖南长沙一个叫“果园乡”的小村庄,世代以种田为生。在他很小的时候,34岁的父亲得了肺结核而撒手人寰,剩下寡母和3个嗷嗷待哺的儿子(田寿昌即田汉、田寿康、田寿麟,两个弟弟后被田汉分别改名为田洪、田沅)。

勤劳、要强的母亲从30岁就开始守寡,终生未嫁。她从父亲培养弟弟的成功经验中得来信心,坚信可以培养出一个读书人。

于是她把全部心思放在培养儿子田汉上。田汉去读书,自己和二儿子走街串巷贩卖香烟瓜子,小儿子则放到娘家放牛下田。

田汉从小就展现读书的天赋,小小年纪看了两天就能把《绿野仙踪》背得对答如流。他在舅舅易象的教导下,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在上学期间,还留下很多赞不绝口的对联。

14岁那年,他考进长沙第一师范学校,和毛 z e 东成了同学。毕业后,又追随舅舅易象前往日本留学。

半年后,他的日语突飞猛进,领事馆的工作也游刃有余。闲暇时间给报刊投稿发表文章、翻译文学作品《哈姆雷特》、《威尼斯商人》、《仲夏夜之梦》、《罗密欧与朱丽叶》等。

又与青梅竹马的表妹易漱渝突破家庭阻碍,喜结良缘。然而,随着舅舅易象因抗日被军阀赵恒惕枪杀,妻子漱渝受不了丧父打击,在生下孩子不久,就离开人世。

从此,田汉奋发图强,怀着报国情怀,创作戏剧、组建戏团、创办报刊、翻译文学作品,为我国的文化事业和革命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终究,他不负母亲和舅舅的培养,活成了家族荣耀。

田汉先生有很多崇拜者和追随者,这和他在文学领域的造诣有关,也与他有情有义、提携后辈的高尚情趣分不开。

他一生提携后辈无数,其中就包括国歌的作曲者聂耳、《夜半歌声》曲作家冼星海、上海滩名优胡萍。今天重点说下聂耳。

聂耳原名聂守信,生于云南玉溪的一个小村庄。他参加共青团活动,被警察列入黑名单,于是结伴逃亡到上海,开启音乐逐梦之路。

一个偶然机会,田汉看了聂耳的演出说:“一个中国人应该有强烈的爱国之心,要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你在歌舞团麻木不仁地活着,还不如走出来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聂耳听完,茅塞顿开。在田汉的帮助下,他结识了很多进步青年和音乐界朋友,还介绍他加入“苏联之友社”音乐组。

聂耳不断提高艺术水平和思想觉悟,他是与田汉合作做出的人,创作了大量的歌曲,除了耳熟能详的《义勇军进行曲》,还有话剧《回春之曲》的《告别南洋》、《梅娘曲》等。

可惜天妒英才,年仅23岁的聂耳在日本游泳时不幸溺水而亡,否则他和田汉会迸发出更多艺术火花,流传下更多好作品。

田汉先生有很多好朋友,但能称得上生死之交的要数这两个人:周信芳、洪深。今天重点讲下周信芳。

周信芳是上海鼎鼎有名的“麒麟童”,他从7岁就登台献艺,代表作《海瑞上疏》,是著名的京剧大师,人民艺术家。

他们因戏结缘,田汉先生坦诚给京剧提建议,获得周信芳赏识,亲自登门拜访。交谈过后,相见恨晚,结为金兰。

两人相交近半个世纪,周先生更是在田汉因《南国月刊》革命倾向被追捕中,提供救助。田汉曾多次表示:“周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

田汉为人热情、精力充沛、思想活跃,他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后辈提供关怀和帮助,为同行好友赠诗寄情。此外,他还有浓浓的爱国情怀。

1924年1月,田汉创办的《南国》半月刊横空出世。这份报纸进行了文学作品的发表以及爱情情感的弘扬。影响力很大,也引起了的重视,田汉被捕入狱,多方好友积极营救。其中,大画家徐悲鸿更是借助情敌的关系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救出了了田汉。

1959年,西藏叛乱被及时,为恢复藏汉两地的关系,周 总 理临危受命田汉,写一个宣传赞美藏汉两地的友谊和亲情的剧本,作为建党十周年献礼。

田汉不舍昼夜、大量研究、反复修改,最终完成话剧《文成公主》,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为两地人民团结和友谊作出了贡献。

他就像是为戏剧而生,留给后人很多优秀作品,给广大人民带来无限的欢乐和喜悦。

然而,随着文化大ge 命的爆发,65岁的他也结束了创作生涯。3年后,他的生命无声无息离开,甚至都没留下骨灰。家人对他的生死更是无从得知。

《我的伯父田汉》这本书是田汉先生侄子田海雄所著。他从四个维度(田汉的朋友们;田汉与湘剧、昆剧;田汉落难及;时代背景下自己的生活)全方位带我们了解历史中真实的田汉。然而,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如此胸怀天下、有情有义的田汉,竟然成了人吃人的牺牲品。1968年,他离开人世,无人知晓。含冤十多年,直至去世11年后,田汉才得以昭雪。

田汉走了,他留下的国歌慷慨激昂、气势磅礴;他留下的戏剧《关汉卿》、《文成公主》、《白蛇传》、《谢瑶环》等精彩绝伦、无与伦比。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想,田汉依然活在无数中国人的心中。